同事丽人 - 优优色影院




惠玲回头对着我出声道:“还不赶快上马!”我这才匆匆脱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惠玲和素燕每人捧着金花的一条又粗又肥的大腿努力的向两旁撕开,让金花毛茸茸的阴户暴露无余。我挺着大阴茎上前,对着金花胯下那个肥肉洞一下子戳进去。一时间觉得里边是温软而湿润。我把整个身体压到金花肥胖的肉体上,然後扭动着腰肢让阴茎在她的体内活动。这时金兰她们已经放开了金花,而金花也主动地用手臂搂住我。毫不挣扎的接受我对她的X淫。那时候我仿佛置身於一床柔软的棉被上,我舒服地在这肉床上颠波着,一面又用手大力地摸捏金花的巨大乳房。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才将一股精液畅射入她的阴户里。 

  我懒洋洋地躺在金花肥胖地肉体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身子。惠玲为我抹乾净湿糊糊的下体,素燕也递过一条热毛巾来为我擦拭阴茎和阴毛。金兰也凑了过来,叁个女人不顾赤条条躺在一旁的金花,围在我身边抚弄我的身体。我叫她们也将衣服脱去。於是她们纷纷脱清光身上的衣服,用性感的裸体依着我的肉躯。金兰先把头埋在我胯间用朱唇吮吸着我的阴茎,惠玲也转身凑过去,伸出舌头儿舔我的装着一对卵的袋袋。我也不甘清闲,一手摸捏素燕的乳房,一手去挖弄惠玲的阴户。而刚才软下来的阴茎也在金兰那温暖的小嘴里静静地硬了起来。金兰将它吐了出来,用舌尖儿轻轻舔弄着我的龟头和春袋。搞得我支肉棍儿一跳一跳的,心里头也泛起一阵子冲动。 

  金兰向着惠玲和素燕笑着说:“两位姐姐,我先来了!” 

  接着就径自跨到我身上,手执着我那硬硬的肉棒对着了她的私处。腰儿一扭,臀而一沉,已经把我的阴茎整条地吃进她的阴户里去了。继而就将身子上下活动着,让她的肉洞儿套弄着我的阴茎。金兰玩了一会儿,阴户里分泌出大量的爱液。阴水顺着我的阴茎流下来,湿透了我的阴毛。 

  接着她停止了动作,向着惠玲和素燕说道:“我不行了,你们谁来接着玩呢?” 

  惠玲站起来把金兰扶着离开我的身躯,然後向着素燕说:“阿燕,你先来吧!” 

  素燕指着惠玲湿湿的阴户说答道:“阿玲,你都急得要出水了,即管玩着先啦!” 

  惠玲也不再客气了立刻让我的肉棍儿填满了她的小肉洞。可是惠玲亦没有多大能耐了,玩一阵子便让位给素燕。还是素燕体格好,不单止两条腿像铁做般结实有劲,阴道的收缩力也很强。素燕孜孜不倦地让她的阴户吞吐吸咬我的龟头,一直将我的阴茎再次搞到精液射满了她的肉洞儿。 

  一个礼拜之後,秀媚行过婚礼回来返工了。几个女工围住她问长问短,我也挤了过去,将秀媚搂进怀里亲了亲,跟着一手从她的衣领伸进她的酥胸玩摸奶子,一手从她的裤腰伸到她的私处玩弄阴户。 

  金兰大声说道:“好啊!你们来一场真人表演让我们欣赏欣赏吧!” 
  我问秀媚同意不同意,秀媚点了点头。於是,惠玲她们七手八脚地为我和秀媚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我坐在椅子上,秀媚分开两条粉腿让我的阴茎刺入她的阴道里,然後跨坐在我怀中。玩了一会儿,秀媚转过身,伏在地上拱着雪白的臀部让我从後面插入。在旁边观战的众女人们清楚地看到我的阴茎在秀媚艳红的阴道口出出入入,个个面红耳赤的。看得出她们都很需要我阴茎插入。於是我着身边的四位娇娘们剥除清光所有的衣服鞋袜,包围着我而伏在地上,将一个个雪白浑圆的臀部昂起。然後我就拔出插在秀媚下体的肉棍儿,换插入猫在右边的惠玲那两片白屁股之间的阴户里急抽猛送,直把惠玲X得娇喘连连。 

  跟着又深深刺入金兰粉红色的肉洞中,俏金兰此时也吃不消我对她的X淫,阴道里很快地洋溢着大量的淫水。X过金兰之後,轮到金花了。金花的臀部非常巨大,肥白的臀肉在我的撞击下泛起阵阵波浪。我发现金花的臀眼和阴道生得很近,於是趁抽出时顽皮地把阴茎插进她的屁股眼里,金花哇哇怪叫,却不敢挣扎。任我的肉棍儿在她直肠里出出入入。玩过金花,接着玩素燕。素燕在众女人之中,乃最健美之一,性交方面也最受得,我玩了她的私处好一会儿。她回头对我笑道:“秀媚妹和你小别重逢,你还是陪她玩多些吧!” 

  我心里本来也是这麽想, 是不忍心让众女友在旁边看得心痒难煞。才和她们每人草草地做了一次。既然素燕这样善解人意,我也欣然地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湿淋淋的肉棍儿。望望秀媚,她仍猫在地上昂着白屁股。我把她抱了起来放到柔软的布料堆上,先揉了揉她的奶子,再捉住一对小脚,把秀媚两条粉白的腿儿举高分开。素燕见势,则熟手地把我的阴茎扶进秀媚那光洁无毛的肉洞中,秀媚哼了一声,再度享用了我的肉棍儿带给她性交的快乐。我有时低头欣赏着自己的阴茎逼开了秀媚的阴唇而钻入她的肉洞里,以及抽出时把她阴道里的嫩肉也带出来姿态。有时就注视着秀媚被我抽弄阴户时陶醉地表情。惠玲和金兰也起身,每人帮我扶着秀媚的一条粉腿,让我腾出双手去玩摸秀媚的乳房。我努力地让阴茎摩擦秀媚的阴道壁,使得秀媚忍不住高声叫唤不已。後来我终於在秀媚的阴道里射精了。 

  在第二天收工众人回去後,秀媚因为忘了带东西又折回来。我曾经悄悄地问过秀媚婚姻的状况。 

  秀媚叹了口气说:“我这次嫁人,心里是十分不愿意的。 不过是不想让长辈不开心,才勉强地和表哥成亲了。我那表哥虽然傻呼呼的,却也懂得男女之间的事。不过是笨手笨脚。新婚那一夜,我上床先睡下了。可能是有人事先教了他,所以他也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开头他并没有动我。而我生怕他把洞房的事讲出去,也不肯采取主动了。因为婚礼辛苦了一整天,我也实在太累了,便迷迷胡胡睡着了。半夜里我梦见和你再做爱,兴奋中乍醒过来,正在玩我的却是我的新婚丈夫。原来他已经不知在什麽时候脱去我的内裤,且将他的阴茎插入我身体里。那时候我乘着兴头也十分配合他对我的抽送。可惜他很快就射精了,搞得我汤不汤水不水的。不过我还是尽了我的德行,为他揩抹乾净下体,服侍他睡下了。过後的几天晚上,他陆续都有锄我。可是他和我没有共同兴趣的语言,又不够持久。玩完我倒头便睡。所以我都没甚麽好心情对着他。就连他的阴茎插在我底下抽送时,我都当成是你的在弄我。” 

  说到这里,秀媚欣然一笑。拿起刚才忘记带的东西就准备走了。我把她搂住双手伸入她衣服里面抚摸她的乳房和阴户。 

  秀媚回头媚笑着问我:“是不是刚才听了她所讲的话儿有些冲动了?” 
  我坦白地承认了。秀媚一边解开着自己的裤带,一边对我说:“今天我们草草地来一次吧,因为家里等着我买东西回去呢。” 

  说话间,秀媚的裤子已经跌下去了。我伸手把她的底裤也推下去。秀媚也拉下我的裤链,帮我把硬直的阴茎放出来。跟着又提起一条腿,将阴户凑过来。我们就站着的姿势性交着,秀媚比以前更主动更热情了,我每一下向她体内插入时,她都向我迎过来。而且豪放地含着笑容望着我。到後来,秀媚俏脸飞红,媚眼如丝。阴道里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借助着秀媚分泌出的滋润,我那挺直的肉棍儿更加流畅地在她温软的阴户里横冲直撞。终於,我一股精液从龟头迸出,灌满了秀媚的小肉洞。秀媚在手袋里抽出一些纸巾,捂住了她的阴户,弯下腰把内裤拉上来,接着为我整理湿淋淋的下体。把我软下来的阴茎放入裤子里边,还帮我拉上裤链。我也帮秀媚套上裤子,秀媚对镜子理了理头发和衣服。一声“拜拜”,轻盈的身影便飘然而去了。 

  由於和几个女工结下不解之缘,我一直在那里做了叁年多。而厂里的女工也没有变化过。直到那间厂仔合并大厂了,我们才失去那性爱乐园。秀媚因为怕遗传,不敢为她老公传宗接代。却特意让我在她腹中播下种,结果生了个儿子。金兰也告诉我,她的小女儿是和我的纪念品。 

  我到新厂上班後,做的还是那原来的工种。 是不再睡在厂房里,而是自己租床位了。跟我有过肉缘的几个女工因为地点不适合而转厂了,可是在新厂里我很快地又认识了一对姐妹花,她们就是上海妹李宝珠和苏州妹林丽芬。她们两个也是车位女工,因为我懂国语,她们经常一齐和我打牙交,所以大家很快就混得很熟了。丽芬二十叁岁,是离过婚的青春少妇。宝珠二十一,两年前拍过拖,可是已经和男朋友分手了,目前俩人住在一起。她们虽然算不上是什麽绝色美女,但身材匀称,模样甜美,也算讨人喜欢。 

  好几次从宝珠和丽芬手里接过衣料,我故意捏住她柔嫩手儿,她们都没有发怒,是白了我一眼,才媚笑着挣脱走开。所以我觉得有和她们一亲芳泽的可能。 

  一个星期六下午,其他女工们都回去了。宝珠和丽芬因为要赶一些急货而留下来加班,我是做计件工的,时间由自己支配,见她们还未走,也特意留下来,想和她们单独接近,看会不会有什麽男女关系方面的发展。 

  宝珠和丽芬做完手上的工夫,果然走到我身边,宝珠笑道:“怎麽还不收工,是不是在等我们呀!” 

  我笑道:“是呀!今天我发工资,请你们吃饭好吗?” 

  “你请我们吃饭?是不是有什麽目的呢?还是先说出来吧!”丽芬挨得我很近,尖挺的乳房触到我的手臂。 

  “没有什麽特别目的嘛!我们这麽熟了,一齐去吃一餐并没什麽不对呀!” 

  宝珠道:“小芬,理得他有没有目的,有得吃就吃嘛!” 

  我带她们到一家上海饭店,叫了几碟精美的小菜。吃饱後,我笑问:“两位小姐住在什麽地方呢?我送你们回去好吗?” 

  丽芬道:“送我们回去?是不是想上我们住的地方?哼!我早知你有目的啦!” 

  宝珠道:“不吃也吃了,时候好早,就让他到我们住的地方去聊聊吧!” 
  我笑道:“是呀! 要你们那里方便,聊聊天有什麽关系呢?你们两个女人,还怕我一个男人吗?” 

  丽芬说:“那地方是出租的房子,包租婆每逢星期六返大陆。倒是不怕人闲话。” 

  “那就好啦!我们现在就去吧!”我埋了单,便和她们去搭车。 
  宝珠和丽芬住在叁楼的一个房间中。这房间虽然不十分大可是睡房的後面却有卫生设备和浴室。我们一走进去,丽芬开了电灯。就看见房间里有一张大床,两张小沙发和一个茶几。陈设虽然简单,环境却非常整洁舒适。 

  我问宝珠住在哪儿?宝珠对床上指一下说:“我也是睡在这张床上。” 
  我打趣道:“原来你们两个还是做豆腐的。”丽芬笑道:“去你的,你想吃我们豆腐是真的。” 

  宝珠也笑道:“男人真怀,老是想欺侮女人。” 

  我说:“没有那回事,我是想你们晚上睡在一起,夜里一定会胡来!” 
  丽芬道:“不会的,我和宝珠都是最老实的,不要把我们想歪了。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先坐一下。我到浴室去换衣服。” 

  我笑道:“就在这里换好了,也让我开开眼界。” 

  丽芬笑道:“你这个人也真厚脸皮,小姐换衣服有什麽好看的?” 
  我说:“没有看过嘛!我真的好想看哦!” 

  丽芬笑道:“你老实一点啦!专门说些带刺激的话。”说完,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就走进浴室把门关上了。 

  我一把抱住身边的宝珠笑道:“你怎麽不去换衣服,让我摸摸你的奶子好吗?” 

  宝珠也不挣扎,笑着说:“你这个人一点也不老实,要是小芬看了会笑呀。” 

  我说:“不要紧的,快点吧!等一会儿小芬会出来了。” 

  宝珠道:“ 能摸一下,也不能捏痛我” 

  我催她说:“好啦,快给我摸啦!” 

  宝珠才把上衣往上一拉,拉了上去,两个奶子挺得好高。圆圆白白的,前面是尖尖的两颗嫣红的乳头。 

  我称赞了一声:“哇!好漂亮的奶子。” 

  接着伸出舌头,对着宝珠的奶头上轻轻地舔了两下,宝珠大概觉得好爽,就将奶子向我挺了一挺。我嘴里吃着一个奶头,手中又摸捏另一个乳房,在她的奶头上轻揉慢捻着,弄得宝珠嘴里“哦!哦!”的叫着。 

  丽芬换好了睡衣从浴室走出来,一看见宝珠的奶子送到我的面前让我又吸又摸。连忙走过来拉了一下我的耳朵说道:“好呀,你们倒不错!趁我换衣服就偷吃起来了,好快呀!” 

  宝珠道:“哎哟!小芬,你就等一下再出来嘛!”说着就推开我,也拿了一件睡衣到浴室去了。 

  我拉着丽芬的手儿说道:“小芬,你过来让我也吃吃你的好吗?” 
  丽芬依到我怀里说道:“死不要脸,趁我不在就把小珠调上,又来勾引人家。” 

  我把丽芬搂住,她 披了一件长睡衣,里面甚麽都没有穿,加上那睡衣是半透明,丽芬酥胸上两点红色和小肚子下面那一片黑色都隐约可以见到。我就把丽芬按在床上,对着她的嘴上吻了下去。一手就伸到她睡衣里边摸到了她的妙处,那里却早已水汪汪。 

  丽芬像一头绵羊般柔顺地任我摆布。 

  宝珠也换好了衣服轻手轻脚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她走了过来,伸手在我的底下摸了一把,正好摸到我的阴茎把裤子前面顶得好高。就把我的裤链拉开,想把我的阳具放出来摸摸,但我里边还有内裤。宝珠就索性解开我的腰带,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我的裤子一跌下,那跟粗大的阳具已经雄纠纠地挺立着。宝珠伸手一捏,叫了起来道:“哎哟!小芬,你快点起来看看,她的东西太大了。” 

  丽芬正睡在床上让我玩摸,根本没看到我的裤子脱下来了。听她一叫就由床上坐起来,一眼看见我那根硬梆梆的大阳具,也伸了一下舌头笑道:“哎哟!你怎麽把裤子脱下来了,不要脸。” 

  我分辨道:“不是我脱的,是宝珠脱下了的。” 

  宝珠笑道:“死人,那东西硬成这样,好吓人。” 

  丽芬也笑道:“小芬,这是我们看见最大的一个。” 

  我说:“你们两个也把衣服脱了,我们一齐玩好吗?” 

  丽芬道:“我才不要呢,一脱了你就会弄。” 

  我故意问道:“会弄什麽吗?”宝珠笑道:“小芬,这人不要脸,明明知道还要问我们弄什麽。” 

  丽芬道:“都是你,要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现在看了又害怕。” 
  宝珠道:“我怎麽知道这死鬼的东西这麽大?要是知道我就不脱了。” 
  这时我坐到床上,左边揽着宝珠细腰,右边抱住丽芬。我把手伸进她们的衣里面,一手摸捏着丽芬的奶子,一手就探索宝珠的私处。我发现宝珠的阴户并没有阴毛,光脱脱的滑不溜手。心里暗暗欢喜,嘴里就问道:“我的阳具都算大吗?” 

  丽芬伸手握住我那肉棍儿笑道:“死鬼,这麽大还嫌不够?你这人真是一点儿也不知足。” 

  宝珠任我玩弄着她的阴户,却用小手在我龟头上轻轻拎了一记笑道:“死男人就是这麽坏,恨不得这条东西有一尺长。把我们女人弄坏才开心。” 

  我打趣道:“你们跟一尺长的大阳具插过呀?” 

  宝珠道:“才没有呢,我以前的男朋友是小小的,没有你这麽大。” 
  丽芬也说道:“我和小珠都是第一次看到你这种又粗又大的东西。” 
  林丽芬看着硬梆梆的阳具又爱又怕,小手儿握着套弄了几下。宝珠也在我卵泡上摸了一摸道:“小芬,硬得好利害是吗?” 

  丽芬道:“好硬,像木棍子一样,这麽粗吓坏人。” 

  宝珠道:“小芬你放开来,让我摸摸好吗?” 

  我对她们俩说:“让我睡下来好了,你们不给我弄,就让你们去摸好了。” 

  丽芬笑道:“你把衣服脱光了嘛。” 

  我脱去上衣,丽芬把我的内衣也除去了。宝珠就下床来,把我的裤子鞋子袜子统统扯下来。我赤条条地往大床中央一躺,大阳具连翘了几下,一柱擎天地竖在两条毛腿之间。摇头晃脑的,好不威风。 

  宝珠睡到我身边笑着对丽芬说:“我先摸摸再给你好吗?” 

  丽芬笑道:“小珠你先玩好了。”说完也坐到我身旁。 

  我对她说:“小芬,你把睡衣脱下,我吃你的奶子好吗?” 

  丽芬道:“好是很好,就是怕你会咬我。” 

  宝珠说:“他很会吃,吃得很舒服哩!” 

  丽芬把睡衣一脱,全身都露出来了。丽芬的皮肤白白净净,腰细细乳房却很大。我让丽芬依在怀里,就在她的奶头上用唇舌舔吮起来。丽芬 着眼睛,乖乖地让我戏弄。 

  宝珠在我底下先把阳具捏了一把,然後又握住套了套。跟着就伏在我的肚子上伸出舌尖,对着龟头舔起来。我的龟头被宝珠一舔,全身都酥麻了。宝珠舔了一会儿,却张开了小嘴,一下子把龟头含入口中,像小孩吃奶一样吮吸着。这时我也伸手到丽芬毛茸茸的阴户去掏弄。 

  丽芬看见我的阴茎涨满宝珠的小嘴,就笑道:“小珠你真行,吸到嘴里去了。” 

  宝珠此时不能说话,把小嘴在我龟头上套弄着,头向前後摆动着。丽芬此时被我吮吸着奶头又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还看见宝珠在吮阳具,心里痒得受不了。便叫着:“小珠,让我玩玩啦,你到上面来让他玩好吗?” 

  宝珠将阴茎吐了出来,笑道:“好吧,轮到你了,小芬”说着宝珠站起来,去拿毛巾擦嘴去了。